东方网5月6日消息:据《青年报》报道,4月22日凌晨,MU219航班已遨游飞翔两个多小时,上海胸科病院的80后大夫楼煜清也打着盹,憧憬着7小时后和未婚妻在法兰克福度假。他没想到,很快就与另外一名大夫搭…

  

  东方网5月6日消息:据《青年报》报道,4月22日凌晨,MU219航班已遨游飞翔两个多小时,上海胸科病院的80后大夫楼煜清也打着盹,憧憬着7小时后和未婚妻在法兰克福度假。他没想到,很快就与另外一名大夫搭档,在方寸机舱内上演救人惊险剧。他也没有想到,全飞机的搭客无怨无悔地等了整整8个多小时,只为换来一条人命。

  熟睡大夫被推醒 机舱里另辟“急诊室”

  “列位搭客,机舱内有游客突发疾病,请大夫或护士与机组职员联络”。4月22日凌晨2:45,飞机正在4万英尺的高空向目的地遨游飞翔,遽然传来的客舱广播打破了密闭空间的静谧。睡得模模糊糊的楼煜清被身旁的女友推醒,“好像需要大夫,你去看看能不能帮忙”。听到这句话,仿佛听到遽然响起的值班手机,楼大夫条件反射般掀起盖毯,快步往机舱后部机组职员聚集处走去。

  发病的白叟年约八旬,面色惨白,病情危重,脉搏微弱,血压一度测不出来。机组职员透露说白叟还伴有呕吐。楼大夫向白叟的火伴询问了过往病史及身材情形后,向白叟舌底放了硝酸甘油举行紧急抢救。过了一会,又有一名
中年女大夫张丽莎过来帮忙。

  机舱空间有限,两人只得将病人平放在机舱过道上,别离蹲在病人头侧和脚侧,轮替采用单手胸外按压的方法举行现场抢救。四周搭客为医务职员的抢救让出紧急通道;空乘职员则给病人带上氧气面罩,并及时监测血压。病院宽敞环境下双手胸外按压超过5分钟就足以让大夫汗流浃背,飞机过道里徒手按压抢救近一个小时的难度及省力可想而知。

  在大夫及机组职员的配合下,白叟飞快恢复认识,但仍没法自主表达意愿。两位大夫综合评判了白叟身材素质及机舱现有医疗水平,认为若坚持飞到法兰克福降落,白叟的生命安全会受到严重威胁。

  飞机紧急出航救人 正点八九个小时无人埋怨

  彼时,飞机已行至蒙古国境内。机长在两位大夫的提议下,毅然决议出航海内,飞往北京。楼大夫提示机长,与空中联络时请救护车直接在飞机下方等待,并带好心脏监护器。

  终于,MU219出航至北京首都国际机场,看到闪烁着蓝色抢救灯的救护车在机场内等待,奋战了近两个小时的人们全都松了口气。

  因为种种原因,飞机返程,降落首都机场后,又检验了7个小时。一来一回,所有搭客到达法兰克福比原定时间晚了八九个小时,但几乎没有搭客大吵大闹,以至还有一对原本要在西班牙转机的夫妻也冷静支撑机长的决议。

  此情此景让楼大夫颇为感慨,“现在动不动就有搭客因为飞机延误提抗议,大家为了救人,牺牲了本身的时间和利益,让我感到了浓浓的正能量。”

  [被救白叟刘国玉]

  现在身材好多了请大家安心

  今天下午,记者拨通了那位生病的白叟–田园在沈阳的刘国玉德律风。今年已78岁高龄的他有些耳背,因为那时一度昏迷,也已记不清工作的前因后果,只记得“那时遽然昏厥,开初有人给我吸氧,再开初被送到了首都机场。我现在身材好多了,您安心。”

  聊及那时救人的一幕,刘老伯的爱人李阿姨默示,那时全部
人都吓傻了,根本不知道谁是大夫,谁是搭客,也不知道哪些是好心人。“搭客们都很热心。感谢他们!”

  随后,记者又联络上了刘老伯所在的旅行团的领队陈政宏,他证实说,当天的确有位团员老先生突发疾病,躺在机舱走道上。“老太太很惊慌

经验,没法回答良多问题。医护职员为老先生做了心脏复苏,又用了药,白叟的认识才慢慢清醒过来。非常感谢好心人的帮助,也感谢机长当机立断的准确处置。”

  [楼大夫]

  上飞机前已连续工作32个小时

  回忆两周前的惊险一幕楼大夫连说没什么,只是关切地向记者打听白叟的近况。“这本来等于身为大夫的职业本能。”他以至开玩笑地说,“我那时被女朋友推醒后的第一反映,感觉又回到了病院值班室。”

  谁也不知道,这位80后大夫在上飞机前一天,已经连续工作了32个小时。最后,当他和女友短途到达法兰克福后,累得没洗澡、没刷牙,和衣昏睡从前。“第一次和他出去玩就碰上这事,也是醉了。”忆及当日产生
的事,沈小姐心情复杂,既为男友感到自豪,又心疼男友的身材。“他回到坐位
后,衬衫外的毛衣都湿透了。”

  上海胸科病院团委书记姚君默示,楼大夫是青年文明号的号长,他能毛遂自荐一点都不奇怪。“楼大夫是呼吸外科的资深专家,平常接触的都是中晚期的病人,碰着处于生死边缘的病人,能临危不惧,镇定处置。此外,他还于2011年参加过红十字会的培训,面临如许的突发事件很有底气。”

  今天,记者又多次拨打另外一名
介入施救的张丽莎大夫的手机,但一直无人接听。

  [东航客舱司理黄菁]

  飞机正点无人赞扬还收到表彰信

  回忆那时救人的场景,东航客舱司理黄菁觉得历历在目:“那时情形很紧急,乘务员有的广播找大夫,讲演机长,有的取氧气瓶给病人吸氧,有的疏散围观游客为主人办事。在大夫诊断下该病人情形不妙,无心率、压眼眶无反映、无脉搏、脖动脉消失,我当即通知机长,机长决议备降北京。降落
落地过程中,安全员、检查员坐在病人旁边庇护他……”

  为了这个插曲,所有的搭客晚到法兰克福八九个小时。但最后,东航乘务职员不但没有受到赞扬,反而收到3封表彰信。

  一名
具名朱茗曼的头等舱搭客写道,“这是我初次乘搭中国的国际航班,也是令我难忘的航班。你们在搭客生命垂危的时刻,尊重生命,做出正确的决议,你们在累计工作多时的形态下,依然笑容盈盈,优质地办事于各搭客,肉体可佳,工作可敬!”

  今天,记者联络到了一名
正在德国与客户洽谈买卖的搭客,他默示,在碰着搭客面临生命风险时,东航的乘务员抱着真挚、负责的态度,全力以赴救人,让他很感动。

  [记者手记]

  这个世上仍是好人多

  “你们有没有救人时的照片?”记者今天别离询问楼大夫、其女友沈小姐与东航的黄菁。三人的回答均是没有。楼大夫和黄菁的理由均是全身心扑在救人上,哪里想得到去摄影,更何况飞机上原本就不能开机。

  为了拯救一名
白叟,这架航班上的全体搭客正点毫无埋怨。只能说,这个世上仍是好人多。